培养论衡 | 教授也有多数的群,多数的报告,多数的接龙打卡

不是故意堆砌,而是只有在我把所有这些群一一罗列出来后,或许读者才会对现时小学教师的工作生态有更加真切的体味。 (人民视觉/图)做教师后才知道,原来中小学生还需要在课后完成安全教育平台学习,学生需每个学期观看十余个安全教育的相关视频。安全教育可以让学生掌握更多的安全知识,提高安全意识,在发生意外事故时也可以有效应对。

然而它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事实上以安全教育平台为代表的各种任务早已让各方不堪其扰,尤其是家长与班主任。很多家长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盯着手机钉钉群、微信群看,更何况有些时候有些通知下达得是如此突然,遗漏是正常的。但是遗漏信息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或是被班主任在群里点名,或是有时候直接一个电话过来告知完成。

而且有些家长并不只有一个孩子,他们往往在各个家校群和各个通知、任务间疲于奔命。这边做完了,那边的忘记了。这个孩子的完成了,另一个孩子的紧跟着过来了。

不同的老师,要求也会不一样。有些家庭是把孩子送去不同学校念书,那么不同学校的要求又不一样。于是家长往往抱怨教师,指向指令的传达者与执行者。

但很多时候,家长不知道的是,教师和家长其实面临同样的窘境,甚至有时候更加不胜其扰。教师有无数的群,无数的通知,无数的接龙打卡。就我个人而言,我所就职的学校同时采用钉钉与微信,如今我的钉钉时常是几百条消息,微信也是,很多时候我根本找不到我的朋友的聊天界面,因为被各种工作群、家长信息充斥着。

一个个消息顶换上来,最后每每一打开微信,如果某个朋友半天未与我聊天,那么我要么是要一直往下滑可能两页才能找到他,要么需要检索姓名来找到他。而我的微信工作群都有些什么呢?学校大群、班主任群、社团管理中心群、团委群、家长群、级组群、班主任培训群(2个)、各种临时活动群。钉钉工作群就更多了,除了微信的那些工作群在钉钉要再有重复的一个以外,还有区新教师群、区学科工作室群、区考核群(2个,新教师考核与学科考核)、校安全工作群、校校园健康群、社团群、级组班主任群、学科备课组群、学科培训群……纷繁复杂,名目之多,数量之多,是连我个人在认真核对与确认后都要感到惊讶的。

不是故意堆砌,而是只有在我把所有这些群一一罗列出来后,或许读者才会对现时小学教师的工作生态有更加真切的体味。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安全教育平台的问题。在安全教育平台之外,在学校每周班会的安全教育之外,我们还有区内安全教育课程,还有各种安全讲座、活动、安全通知书回执……其中很多需要学生观看视频,拍照上传。

讽刺的是,在不断强调中小学生应减负、严格控制上网时间的同时,教育现实却是有如此多的视频需要观看,如此多的点击率需要完成,如此多的课程需要打卡……安全教育工作当然是必要的,学校也当然要进行安全教育,但是我们却一再就同一个安全问题做大量重复的工作。这不排除有关部门为了规避风险,避免承担责任而为之。如果每个部门都需要“有所作为”,需要出现事故后可以呈现给上级和媒体的证据,而这些证据的最后都将最终落向我们的一线教师与每一位家长,那就令人窒息了。

要知道,家长除了父母的角色,还有其他的社会角色需要承担,而班主任,除了班级繁杂的日常工作外,也还承担教学任务,甚至可能还有其他的学校行政任务。有关部门应该统一与简化行政指令,不要让家长与教师做大量的重复无意义的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