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集中供房现魔幻剧情:为不触发“计分制”,开发商“花式躲避”购房者

“经过市相关部门通过联网查询计分,本项目本次推售175套房源的入围分数线为:75.6分,您本次得分为74.95分,很遗憾未能入围摇号名单。4月20日晚,一位认购上海浦开仁恒金桥世纪的购房者突然在购房群中晒出了自己与金桥热门项目失之交臂的截图,引发了购房群内的一片哗然。按照该项目动态分0.13分/月的社保系数计算,75.6分的入围分数线意味着这次入围的买家全部上海无房、五年内没有购房记录,并且在沪工作时长在10年以上。

自3月12日,上海33个新盘项目集中“取证”以来,正式启用“计分制”新政的新盘数量以及入围分数线屡创新高。目前,上海已有6个新盘公布了入围分数线,分数线在57.4分-75.6分之间。据行业内预计,剩余还未公布分数的新盘中,可能会触发计分制的新盘大约还有4个,占比不到三分之一。

然而,看似平静的认购现状背后,部分热门新盘为避免触发新政,花样频出。近日,上海某互联网大厂就职的刘敏,在认购某TOP20强房企闵行某项目时,她认为自己遇到了开发商的刁难。由于公司每周一例会,因此刘敏按照案场销售的要求,提前准备好了80万认筹金、户口本等一系列材料,并准备在周二前往项目提交材料。

她没料到的是,由于开盘后的火爆热购,销售在当天凌晨,向她提出追加两份材料,分别是银行征信报告(银行柜台盖章版)以及首付款活期的全额证明,并要求其在第二天认筹时直接带到项目中心。“首付款活期全额高达几百万,一般人根本来不及准备。此外,该项目没有任何线上官方认筹信息,只有线下公示,临时通知加上材料不足的问题就只能由消费者买单。

刘敏对开发商临时提出的要求非常不满。实际上,除了规避过多的人数之外,开发商还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锁定一批付款方式较好的购房者。刘敏在案场注意到,全款买房客户并不需要递交开发商口中所谓的“公司规定”的认筹资料,因此她向销售提出,是否能通过提高首付款到50%来回避不交这两份销售凌晨通知的材料,销售很快同意。

即便妥协至此,由于一些原因,刘敏63.6分的总积分离该项目实际入围分数线差了2.6分。

部分开发商还出现过一些小动作,比如:为规避项目因认购人数过多而触发“计分制”新政,会在认筹客户材料上报公证处审核前,就擅自释放入围分数等关键信息,以劝退那些筛选掉首付比例低,计分分数低的买家。与临时要求增加材料或认筹金相比,有部分开发商的行为更为荒诞。

3月16日下午,闵行星河湾三期第二批次开始认筹,但就在认筹开启前晚,该项目发布内部通知表示,认筹当天关闭样板房间且不接受新增客户,并要求销售、中介不要将认筹信息转发朋友圈。最终,闵行星河湾推盘套数246套,认购人数239人,认购率97%,未触发计分制。

这一“成功”案例启发了个别开发商,位于上海嘉定的某楼盘项目也在认购首日规定:“只接待预约客户,其他客户一律不得进入。

未与销售预约、闻讯赶去提交认购材料的购房者因开发商的区别对待,一怒之下向有关监管部门举报了该盘,使得其也成为今年以来首个被相关部门约谈的新盘项目。被约谈后第三天,该项目拿出整改方案,并表明凡符合本市购房资格的认购人,均可在4月8日10时至14时到项目售楼处先行等级,相关认购材料可于4月11日17时前补齐。该消息释放后的约4小时的时间内,上百组购房者赶上了认购的末班车,项目认购人数也涨至500多组,触发计分制。

此事件后,外界以为不会再发生类似情况,但事与愿违。4月21日,因各种原因近三年未开盘的信达泰禾·上海院子,突然开始进行认购,但认筹首日售楼处却大门紧闭。浦开仁恒金桥世纪,一个入围分数破75分的热盘,在认筹前不久,该盘的销售人员就开始删除客户微信或不再与客户联系。

同时他表示,该项目还设置了冻资金额,首套130万加上认筹金168万共298万,二套冻资430万,加上认筹金高达598万。项目冻结存款还必须是在指定银行,不允许客户自行选择,在这样“组合拳”之下,他最终不得不放弃了该项目的认购。

即使购房条件苛刻,但仍然无法阻挡一些购房者的认购决心。

而在面对开发商的“躲猫猫”行为时,上海的这届购房者不仅勇于为自己维权,积极举报“不公平”的现象,为自己争取更多权益。此外,一些购房者还愿意为了“成功上车”,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例如:加入各种自媒体社群,通过群内其他购房者分享的一手信息,不惜临时请假冲向认购场所等。。

相关文章